基礎教育邁入全面提高育人質量新階段
閱讀:?
2019-11-17 20:44:38

■聚焦“教育奮進看落實”系列新聞通氣會

■ 24個大城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比例超98%

■ 36個大中城市超一半的小學、初中開展了課后服務

■ 國貧縣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人數由今年5月底的29萬減少至6.5萬

■ 24個省份出臺了“減負30條”具體實施方案

■ 1.14萬所城鎮小區配套園已完成整改,占應治理總數的57%

■ 2018年是近10年來大班額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,全國平均比例降到7.1%

 今年基礎教育的高頻詞是“質量”。全國教育大會以來,中央印發了3個文件:《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》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《關于新時代推進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》,對基礎教育改革發展作出重大部署。

 “這標志著我國基礎教育邁入全面提高育人質量新階段,貫徹落實工作已開局起步,勢頭良好,全面落實的任務還很繁重。”11月14日,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在教育部召開的第六場“教育奮進看落實”新聞通氣會上表示。本場通氣會聚焦基礎教育熱點問題,重點介紹落實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議精神有關進展情況。

 細化措施 強化配套

 對標中央要求,圍繞內涵建設、提高質量重點任務,教育部研究制定了系列配套政策文件。

 “教育部黨組最近已經通過了3個配套政策文件。”呂玉剛透露,第一項配套政策是《關于加強和改進新時代基礎教育教研工作的意見》,著力健全國家、省、市、縣、校五級教研工作體系,明確了教研員的專業標準和配備標準,對深化教研工作改革創新提出了意見。“明確教研員的專業標準和配備標準,這是首次。”呂玉剛說。第二項配套政策是《關于加強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命題工作的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依據課程標準科學命題,以充分發揮考試命題對發展素質教育的引領作用。第三項是《關于加強和改進中小學實驗教學的意見》,充分發揮實驗教學對培養中小學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的重要作用。

 呂玉剛透露,教育部還在研究制定加強勞動教育、改進學校體育美育工作、深化教育督導體制機制改革、激發中小學辦學活力、義務教育質量評價標準、中小學生分級閱讀指導,以及教師減負、教師優待辦法、教師教育懲戒權等政策文件。

 各地也在馬不停蹄地落實中央精神,有針對性地提出了重點落實任務。據悉,目前,天津、遼寧、吉林等19個省份已提出了相關思路舉措。

 “不做作業母慈子孝,一做作業雞飛狗跳。”在新聞通氣會上,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賈煒引用了網上的一個段子,道出在作業面前家長的焦慮。

 上海把教改的觸角伸到了作業上。今年9月,上海為了加強作業管理,提升作業效能,出臺了《加強義務教育學校作業管理措施》,加強家庭教育指導,配套編發了“孩子做作業,家長做什么”系列家庭教育指導問答材料;統籌各學科作業總量,有序安排實踐性作業、跨學科作業。

 基礎教育改革中,評價是指揮棒。上海市注重能力導向綜合評價,出臺了初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實施辦法,對學生成長過程做客觀記錄和寫實性描述,配套建設綜合素質評價信息管理系統,構建包括社會考察、公益勞動、職業體驗等內容的社會實踐活動體系。

 “學生普遍反映,實施綜合素質評價后,歷史、地理、藝術、科學等學科不再被‘占用’了,學習不再局限于教室,有了更多機會走出教室、走出校門,校園和社會都成了活生生的課堂。”賈煒說道。

 推動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,也是基礎教育的重點工作。在通氣會上,海南省教育廳副廳長李燕儀介紹,2019年秋季學期起,海南成為全國首批實施新課程、使用新教材的省份,為了適應高考改革試點需要,全省高中都開始不同程度地選課走班,讓學生在自己的“最近發展區”學習,改變了原來“齊步走”的教學模式,探索課程、教材、教學、考試、評價、招生的有機銜接。

 “全面提高普通高中育人質量,教師是關鍵。”李燕儀說,海南在師資上優化配置機制,加大編制統籌力度,全省核增普通高中教師編制1500多個,將普通高中“省一級學校”高級教師崗位結構比例整體提高5%,簡化教師交流調配手續,完善教師招聘、績效考核和退出機制,均衡配置教師資源。

 聚焦民生熱點 狠抓治理落實

 義務教育招生、“三點半”難題、大班額、城鎮小區配套園治理、控輟保學等老百姓關心的熱點難點問題,成為本次通氣會直面的重點問題。

 “民辦學校可以開展冬令營等活動,但是絕不能和招生掛鉤。民辦、公辦學校的招生必須同步。”針對近日北京某民辦學校冬令營報名“一票難求”的現象,呂玉剛表示,“試圖通過各種手段提前招生的不合理現象,必須要改過來”。

 為推動各地按照“學校劃片招生、生源就近入學”的目標,形成公平完善的就近入學規則,今年年初,教育部專門印發了關于做好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,積極穩妥推進免試就近入學政策全覆蓋。

 “尤其在《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》發布后,明確要求各地要將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招生納入審批地統一管理。明年起各省份必須全面落實民辦、公辦中小學同步招生。”據呂玉剛介紹,2019年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總體平穩,取得了新的進展,全國24個大城市義務教育免試就近入學比例達到了98.6%。

 近年來,“三點半”問題成了不少家長的大焦慮。

 為解決家長接送、學生課后生活等難題,教育部積極推動中小學建立彈性離校制度,鼓勵學校積極開展課后服務工作,不斷提高課后服務覆蓋面。目前已有29個省份制定了關于建立中小學課后服務制度的意見。在全國36個大中城市里,66.2%的小學、56.4%的初中開展了課后服務,43.2%的小學生、33.7%的初中生自愿參加課后服務,參與教師比例分別為58.3%和35.1%。

 在沈陽,通過全員接納、全體覆蓋、同步推進等舉措,今年秋季學期,全市小學、初中、高中課后服務的參與率均超94%。“市財政每年安排1.8億元專項經費,用于教師補助、消耗品購置等基本開支。”沈陽市教育局黨組書記、局長閆鳳霞介紹。

 大班額和控輟保學也是基礎教育的熱點難點問題。“2018年是近10年來大班額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。目前,全國14個省份已提前實現大班額比例控制在5%以內的目標。”呂玉剛表示,今年以來,教育部通過加強源頭控制、開展督導檢查等措施,重點推動大班額比例超過6%的11個省份加大工作力度。這些省份的大班額平均比例已經由去年的11.8%下降到了目前的6.5%。

 10月29日,中紀委公布了控輟保學專項整治工作進展情況,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人數已由2019年5月底的29萬減少至6.5萬。

 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是一場“攻堅戰”。“從全國來看,各地普遍加快了治理整改過程。”呂玉剛透露,截至目前,已完成整改任務的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有1.14萬所,占應治理總數的57%。

 減負不是消除負擔 是要優化負擔

 最近,隨著地方減負實施方案的出臺,“減負”這個話題又一次走進輿論場中心。

 “減負不是讓學生沒有學習負擔,也不是所謂的‘快樂教育’。我們需要對減負工作有一個全面、正確的理解。”呂玉剛表示,合理的負擔是學生開發智力、激發潛力、鍛煉能力的必要條件。學生完成國家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規定的學習內容,是其應盡的學習義務和應付出的必要努力,這類負擔不應被視為是過重的。

 減負減的是什么負擔?“是要減去強化應試、機械刷題、超前超標培訓等造成的不必要、不合理的過重負擔。”呂玉剛說。

 減負具有必要性,但是減負并不能只是簡單地降低課業難度,減少作業量。“減負要做的是,優化學生的合理負擔,減負工作不能搞‘一刀切’式的減負。”呂玉剛表示,減負應按照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要求,科學減負,有減有增。要針對一些短板問題,加強德育、體育、美育和勞動實踐,還應因材施教,提供選修課程、彈性作業和幫扶輔導,積極拓展學生的學習空間,保障學生達到國家規定的學業質量標準。

 去年年底,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了《中小學生減負措施》,這是第一個全面系統推進中小學生減負工作的文件。各地積極貫徹落實,已有24個省份出臺了具體實施方案。

 “我們應該看到,減負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作。”呂玉剛認為,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業負擔,需要綜合施策、多方聯動。對學校而言,校方應精準分析學情,注重差異化教學和個別化指導,解決好學生學習上“吃不飽”、“消化不了”、需求多樣等問題。

 對于家長來說,要樹立科學育兒觀念,理性幫助孩子設定人生目標,防止盲目攀比送孩子參加不必要的校外培訓。

 “各級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要樹立科學的政績觀,不片面以升學率考評學校和教師,更不得給學校下達升學指標。”呂玉剛說,還要深化中高考命題改革和招生入學改革,注重考查學生綜合素質,不出超標難題怪題;深化校外培訓機構治理,嚴禁超標超前培訓,完善“黑白名單”制度,切實減輕校外培訓造成的過重課外負擔。

 
版權所有©2002-2020 中共上海市普陀區教育工作委員會 滬ICP備19030809號-1
一起赚钱的团队名字